鄧海建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18日02版)
  近日貴陽不少新生兒父母反映,當地多家醫院開不出孩子的《出生醫學證明》,令孩子上戶口、辦獨生子女證等受到影響。而開不出證明的原因很簡單:沒紙了。而這還得等著貴州衛計委提出申請,“上頭”統一印製。(《新京報》11月17日)
  紙沒了,證發不了。這樣奇葩的理由,想想也真是“醉了”。據說按規定,《出生醫學證明》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統一印製,以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為單位統一編號。今年,新版《出生醫學證明》啟用,採用了光學水印、微縮文字、彩虹印刷等6項防偽技術。因為新生兒數量增多、舊版出生證庫存不再使用等因素,導致今年需要的新版出生證明數量激增。於是,少數地方甚至出現家長通宵排隊“搶”出生證明的“盛況”。
  印出生證明又不是印鈔票,孩子生下來,證明遲早要給,卡在“紙”上,又是何苦?今年6月,山東聊城也曾有家長反映,醫院不給新生兒辦《出生醫學證明》。當地醫院和衛生部門給出的解釋同樣是,“沒紙了”。紙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面對這樣的情況,解決的辦法本來有兩個:一是基層部門及時將情況反饋給衛計委,快馬加鞭,特事特辦,“民生無小事”,哪怕是連夜加班,也要解決新生兒父母的眼下之憂;二是就如同臨時身份證一般,以臨時證明代替規範證件。根據衛計委、公安部門以及社會保障部門的相關規定,出生醫學證明是新生兒上戶口、辦醫保等一系列手續的重要依據。在“紙沒了”的現實面前,可否通融一下,以臨時證明解決嬰兒落戶等現實困境?
  “辦證難”的花樣很多,誰也沒想到“紙沒了”,竟也成為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像預算一樣的用紙制度,本來也不奇怪,但紙用完了,竟然要等到“最晚明年初”,這究竟是為民添難還是為民服務?據說,貴陽一家醫院,目前不算11月和12月的新生兒,還差著兩三百張出生證明沒開,可以想見,這得耽誤多少家庭多少正事。
  這事兒讓人聯想起此前輿論熱議的一個案子:曾經的全國道德模範何濤,被指利用護士工作之便,在網上開販賣出生證明的夫妻店,從單位非法獲取《出生醫學證明》,交由其夫侯燦通過網絡販賣牟利。此外,加上“醫院員工網購出生證明高價轉賣給代孕中介”等個案屢見不鮮,公眾不禁要問:小小證明,要麼普遍短缺,要麼待價而沽,究竟是哪些環節出了問題?
  面對大量新生兒父母無法找到這張紙的困境,諸多行政部門秉持了怎樣的姿態、採取了哪些服務?亂作為固然可怕,不作為、遲作為一樣虛耗資源、損害公眾利益。出生證“沒紙”,還是官僚做派沒治?這個問題,需要一份問責清單來回應。  (原標題:出生證“沒紙”還是官僚做派沒治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n45knwjvp 的頭像
kn45knwjvp

相愛

kn45knwjv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